小熊KDD

I like your blue eyes but more love them blind.

[The Sentinel]咖啡(短,BE)

关键字:咖啡 

Sandburg的衬衫左胸前有咖啡渍。


首先注意到的是Sandburg从电梯出来时不小心撞到的一位女警,她正抱着档案匆匆走过走廊,直接撞上Sandburg,她认识这位温和友好的先生:“中午好,Mr. Sandburg.”“中午好。”他看起来有点失神,“你还好吗?”Sandburg这时候才似乎回过神来,露出常有的温柔又礼貌的微笑:“呃…嗨,没事,我先进去了。”女警见到他衣服上有一片棕色的痕迹,看起来像是被纸巾和清水擦拭过,涂抹开一片,在深蓝色的衣服上有些模糊,却很明显。


警长和Ellison在门被猛然推开时都下意识收住本在争吵的话题,同时转头警惕看向进门的人,Sandburg明显被这突然的两记眼刀吓得跳了一下立住不动:“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没有。”两人同时摇头,在Sandburg进门之前的话题戛然而止无人再提起。Ellison突然抬起头抽了抽鼻子,他看见那一片咖啡渍,这一瞬Sandburg像被咖啡的气味笼罩,让Ellison有点分神。

“Chef,麻烦给我……”第二天Ellison从浴室出来正要问室友倒一杯咖啡,空空的厨房截断他的话,咖啡机的咖啡即将煮好,他从柜子里拿下自己的杯子斟上一杯。一连几天,Sandburg好像有自己的主意,他在差不多的时间出门,差不多的时间到警局,带着一身咖啡味,不同的咖啡味。

Ellison嗅到今天的意式浓缩,混合着淡奶香,比往时Sandburg会加的奶味更重。搭档在他的警局工作中表现出比以往更大的热情,Ellison小心翼翼地将它推测为Sandburg最近咖啡喝得有点多。他的室友还抱了几包咖啡豆填满一个本来装零食的储藏柜,Sandburg总是早起碾磨好咖啡粉,放入咖啡机烹煮,掐准Ellison起床洗漱预留好时间,然后出门。不同咖啡的酸苦在Sandburg不熟练的技术下略带偏差,Ellison喜欢他室友泡的咖啡,大概是在心血来潮试验咖啡,咖啡因能让他神经更兴奋,Sandburg的咖啡更让他心情愉悦,足以面对每日反复头疼的案子。

Sandburg对咖啡的钟情似乎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减少了对各类奇怪药草的研究时间,换成咖啡。Ellison的房子本来充斥的舒缓安眠的药草味几乎被扰人的咖啡味替代,那让Ellison开始对Sandburg这点新起的小爱好有点不满。

他没来得及和Sandburg谈谈Ellison家住条款。

“Jim,我准备搬出去了。”

Ellison刚好拿起杯子,另一只手也慢慢贴上杯子扶持有些颤抖的力度,平稳地送到嘴边抿一口滚烫的咖啡,今天的太浓,水的温度太高,苦又太酸。他向Sandburg露出个‘你需要解释一下’的微笑:“找到地方住了?”

“对的,我准备和我的未婚妻Emilia 同居。”Sandburg看起来神采飞扬,浑身都是浓郁的卡布奇诺味道,他终于开始和他的室友分享这几个月他在咖啡馆遇到的女孩,他觉得是彼此相属的那位。

“噢,Chef……真没想到你居然瞒了我这么久。”Ellison放下喝了一半的杯子,嘴里全是咖啡残留的酸味,脸上是笑容,尽管他的语调里带着对室友隐瞒的谴责,但也不难听出他为Sandburg高兴。

完全搬离Ellison家用了Sandburg差不多两个星期,不知为何,他总是有东西遗漏在Ellison家,共同生活四年多,他的物品比搬进时多出很多。最后他只剩下一两个物品给Ellison当纪念品。

“Jim,那个雕像留给你吧,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有东西遗留在你家,谢谢你允许我当你这么久室友。周六我们家会举办派对,你会来吗?我挺希望你来的,我先去和Emi收拾东西,拜”

Ellison听着电话录音,轻轻放下握在手里的印第安丛林守护者木雕,挽住杯子的把手打算喝一口有点凉掉的咖啡,没有Sandburg煮的香,突然他的思想跟着太过安静的房子变空,手抖了抖,满的咖啡倾出一些沾上他的蓝色衬衫。


窗外夜幕降临,街角昏黄的灯光温柔笼罩着身着长裙的街头女艺人,她弹着吉他为那些不曾驻足的听众们轻柔歌唱:

“他衣服上有一滩咖啡渍。

  他肩头有浓郁香水味。

  他嘴唇上残留着口红印。

  他袖扣缠了一根黑色长直发。

  他轻刮手中的天鹅绒盒子。

  他说幸福即将来临。

  他留下了咖啡壶。

  他煮了一杯咖啡。

  指尖轻颤。

  他衣服上有一滩咖啡渍。”



(感谢木头的补充X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