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KDD

I like your blue eyes but more love them blind.

[The Sentinel]谎言(短,HE)

关键字:谎言

一开始这只是一个借口。

“对,我们是,你知道,这是秘密。”Jim坦然地微笑着回答酒店经理的问题,正巧被拖着行李进来的Blair听到,他拽了拽右肩上有点重的背包肩带挤到他的伙伴身边好奇地抬起头看向Jim和那个与Jim交谈的男人,友好地握一下对方的手。

“你们在说什么?”Blair发出疑问,一个行李生走过来拿走Blair放在旁边的行李箱装上推车,Jim的手臂习以为常地越过Blair的肩膀往他身边搂下:“没什么,Chief。我解释了一下为什么我们需要那个房间。”他的视线停留在Blair脸上好一会,才移到那位打量他们的经理脸上,那种不咸不淡的礼貌笑容让Blair顿时有种被洞悉且被隐瞒的感觉。

Jim知道很多Blair从来没有提及的事情,例如Blair的乳环,换了女伴,前天吃了什么,是否与人上床,太多涉及隐私的事情Jim都能通过他恼人的哨兵感官获知。Blair不知道Jim知道他多少事,他的室友不会拿这些事令他难堪,那些被感官们捕悉的事令Blair万分好奇,在搞不清楚Jim到底想什么时,他真的有向萨满祈祷过能不能给他一个像X教授那种心灵感应的能力,他会控制住,只有在睡梦时分才跑进Jim的脑子里散步。

呃……听起来有点诡异?

他们的房间在几乎最高一层的尽头,Jim的手臂滑落到Blair的腰间,他的背包妨碍了一些位置,Jim往后半步自然地将Blair圈在胸前的位置,房门打开后尾随进入,Jim在身后把小费塞到行李生手里,房门被关上。

房间看起来略大,正中央放有一张大床,另一边有一个小隔间,里面甚至有冰箱和微波炉,浴室里的浴缸足以他们两个一起坐进去。他们没有打开灯,光线未落窗帘的一边透进来,足够照亮这个房间,Blair把书包随意放在地上翻出他的衣服叠在一边,Jim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微风拂起窗帘,他躲在窗帘后面看出去。Blair拿着望远镜凑到他身边:“哇,这里的视野恰到好处。”

Jim朝着Blair窥视的方向看了一眼,一名棕色长发的女人裹着浴巾站在窗前小酌香槟,他单手扣住Blair的脑袋,另一手捉住望远镜帮着转到另一个方向,他该看的地方:“这边才是我们的目标。”

“窗帘挡住了一半,他们在说什么?”Blair调整几下望远镜,视野被拉近,目标人物似乎在与窗帘后的人交谈。

Jim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他旁边:“他们在商量今晚吃什么,我们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潜入他们的房子里装摄像头和监听器。”

“你可以听得到,Jim,装监听器似乎不那么必要。”Blair没有把他的眼睛从望远镜上拿下来,转着头随意扫望对面的大楼。

“你需要,我们要轮流换班,你带了什么东西来?G随时都会找上Lager夫妇的门,我们不是来度假的。”Jim看着被翻开的行李箱,一些衣服和零散的小玩意堆在地上,箱子里露出监听器材。他走过去将地上的衣服收拾好放入衣柜,扑克牌和书之类的放到桌面上:“他们暂时还不会出门,今晚六点四十到大约八点十分是我们的时间。”

“我可以去,你在这看着。”Blair立马接上,显得迫不及待开始这场他第一次参加的监视任务。Jim没有泼他冷水,监视一直是必须极具耐心的任务,他们只能等着,听着他们的目标做出异常行为,除此以外几乎什么都不能做,稍微一分心,很可能就错过一条线索,这是很无聊的事,对于Jim而言还好,他擅长匍匐在暗处等待时机,拥有足够的耐心和定力,Blair则会让这种任务变得艰难,或者容易,他收不住他的话头,却能很灵巧地骗过目标人物所在的大厦物业,带着窃听器一路直奔目标人物所在的房子,完事后Blair还有时间站在窗前向他挥手,在Jim的提示下走楼梯完美躲开坐电梯回家的目标夫妇。

在房间里看着Blair的Jim比他还要提心吊胆,他确认Blair已经退出那座大厦,才拿起电话订餐。

“说真的,Jim,你和经理说了什么?”

Blair在Jim打开房门的第一句话发表他的疑问:“刚才我在楼下碰见了他,他问了我对房间的评价,并表示‘我们的套房在很多像你们这样的一对里获得好评’。我们?一对?我以为你和他解释了我们需要这个房间进行监视工作。”

Jim沉默了半许:“那使你困扰了吗?”这个任务某方面来说是个秘密,这涉及到与目标人物有关的那个危险的逃犯,越少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越好。Blair的反应令Jim不安,很可惜他不知道Blair是否能接受“同性恋”这个标签,无论是任务中假装,还是真实。

“没有。”Blair说,他抱着衣服走进了浴室,隔着门喊到。

这令Jim松了一口气。

“我没想到你会用这么蹩脚的理由。”Jim听着监听器沙沙的细小电流声,在房间里无目的地绕了一圈,走进小隔间拿出一罐啤酒,Blair的声音夹杂着花洒的水声从浴室传出:“你应该庆幸这个酒店的经理不是古板的圣徒,或许Magen更适合当你这一次的搭档。”

“我可不那么认为。”Jim摸摸鼻梁,想起上一次和Magen假装夫妇的任务,“现在是21世纪,Sandburg。”
换来同伴的一声轻笑,Jim没有错过这个:“现在21世纪了。天,我一直以为你是被困在七八十年代的老鬼魂,Jim。”“这很好,证明你并非真的会按局里传言发展成一个脾气古怪的小老头子。”

“有你在,Sandburg,我想很难。”Jim打开啤酒嘬一小口,听着Blair乱了几拍的心跳,走到门口打开门,送餐的服务员有些吃惊地放下准备按门铃的手。

“您预定的晚餐,先生。”

Jim在他的裤兜里掏出一张零钱塞到服务员手里,Blair正巧从浴室走出来,浴巾围着他的下半身,头发滴着水,皮肤散发出高温贴到Jim的手臂。

“你给我们定了什么?”Blair的眼里只有那一车上面的几个被罩住的散发出食物香气的盘子,Jim拨开他披在肩上一边潮湿的头发,低头亲吻了一下他的额角。

服务员看起来有些无措,眼神在两位客人身上来回扫了几眼,勉强绷住表情,几乎撒手丢下餐车慌忙走远。
这又不是病毒。Jim想,他探出头看了一圈走廊,没有发现异常才关上门,他家搭档已经掀开餐盘上的盖子准备对其中一份牛排下手。

“告诉我,Jim。这个是你出钱的还是报销?要是拿着纳税人的钱吃这个我会良心不安。”Blair切出一块肉沾上黑椒汁送入嘴里。

“房间报销,晚餐我请。”Jim拿过另一份牛排切成小块,端着站到窗边望向对面大厦。暂时还没什么动静,Blair在房间的一头嘴里塞着食物说着什么,Jim盯着毫无动静的那间屋子有些出神,似乎哪里不对劲。

“Jim!”Blair拍了拍Jim的手臂,让他回过神,“你是过载了吗?天,你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种状况,告诉我,你有什么感觉?”他抓住Jim的双臂担心地观察哨兵的脸色。

Jim低头直直看入他眼里,目光变得柔和,插了一小块牛肉送到Blair嘴边,Blair张嘴吃下,嚼了几下,含糊不清地说:“你得回答我的问题。”

“我没有过载。”Jim拿过一张纸巾擦走Blair唇边的黑椒汁,气氛变得有点奇怪,他们太过于专注地看着对方,两个人的心跳声如此的大,Jim似乎通过Blair的大眼睛钻进他心里,面对他的心脏辨析他的情绪和想法,Jim却没办法读透它所表达的意思。

Blair同样望着他,他没法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他们互相凝望的时间超过属于他们友谊的长度,仿似只要有一方先把眼神错开,他们就会错过这一辈子。

他们谁都没有错过谁,他们不会。
“他们回来了。”Jim仍然没有转开视线。监听器发出粗粝的电流声,开门,关门。

Blair立马拿起望远镜向对面看过去:“Jim,太黑了,我看不清楚。”
监听器发出两人争辩的声音,以及,第三者和枪支,Jim指挥Blair打电话呼叫支援队伍,快步跑出房门,即使有电梯,太高的楼层这时候也不便利。幸好大厦不远,Jim出示证件和赶到楼下的人一路向上包围,手机在他口袋里振动。

“Jim!他们没有动静了,枪手已离开房子,没有枪响。”

Jim一手拿着手机,一边带领小队冲入目标人物的房子内,里面空无一人。小队分散开来搜索失踪的目标人物和枪手,Jim靠在窗边向对面用望远镜看过来的Blair打了个手势,电话重新放回耳边,一声细小的组装枪支的声音引起哨兵的注意,快速锁定声音来源,Jim看见红外线在对面酒店外墙移动。

“Blair!后退!”他冲着电话大喊,转身招上几个同事往天台跑,他试图通过电话听到Blair那一边的声音,跑着楼梯气喘吁吁地冲着电话那边叫喊Blair的名字。他几乎为不得应答而焦躁得发疯。枪指着不再逃跑的枪手,看去对面的套房窗户,子弹穿透玻璃,撕裂出纹路,窗帘在微风中稍摆动,一个人影躺在地上。

“你们永远都找不到Lager的尸体。”
骗子。Jim对准那个冲他咧嘴笑的逃犯鼻梁狠狠砸下去。

“我击中了他。”

骗子。两位警员上前拉住举起枪的Jim。

电话那头发出衣服与地面摩擦的声音,那是他的挚友。

扑通——

回到家的Blair脑门上仅仅多出个医用纱布,那是个万幸,Jim忍不住多看几眼那个渗出少量血液的额角,正好是他昨日吻过的地方。

两人都因为晚上的一场追捕几乎36小时没有睡眠变得筋疲力尽,Blair觉得浪费了那个舒适的套房,Jim只是在一旁不断确认这个从枪口下拣回一命的搭档还能准确无误地抱怨,他慢慢放松下紧绷的肌肉,手有些无力发抖。

“Sandburg。”他放轻声音拥抱住这个人,Blair体贴地安抚靠在他身上的高个子,心跳不可抑制地加速变强。Jim与他一样,他几乎失去他了。然后Blair用嘴唇碰了碰Jim的。

“我们不是真的一对。”Jim说。

“我知道,Jim,你是我的挚友。我爱你,可我不是弯的!”Blair弯起嘴角,眼角都有些笑纹。

“我也不是。”Jim细心地听着两人的心跳,逐渐变得慌乱,“我对你始终只有友谊,Chief。”

扑通——
“我也是,Jim。”

扑通——
Jim露出微笑,捧住Blair的脸亲一下他受伤的地方,再亲一下他的嘴唇。Blair盯着Jim的嘴唇,张了张嘴:“天啊,Jim,我们是蠢货对不对。”

Jim知道Blair不曾提及的事,他听得到Blair的心脏因为长久的谎言而颤动,他知道他的也是。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