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KDD

I like your blue eyes but more love them blind.

[The Sentinel]惩罚(短,HE)

关键字:惩罚

“Simon怎么会觉得我们适合来这里当卧底?”

Blair摊开他的手惯性地抛出他带有抱怨的问题,脑袋里快速转动着似乎真的要对他的上司这个决定追根究底,他走快了几步跟上前面双手插在皮衣里的Jim,他们看起来就太普通,Jim甚至不费心换一套衣服再来,Blair仍在他身边对他们两个的穿着发表评论:“你应该让我回家换一件V字领的背心和紧身牛仔裤,那看起来就基多了。”

“你是说你那件黑色带柳丁的背心?”Jim一手圈过穿着蓝色衬衫的Blair,低头打量他两秒:“不用那么麻烦,我们不是真的去找乐子的。”

“我们需要融入环境!一看就知道我们是直的,我是说……”

Jim快要拐过最后一个巷弯,手下意识拍了一下口袋里的呼叫器,检查一下后腰的配枪,按住Blair的双肩:“冷静点,Sandburg,我们只需要进去装作轻松自在地喝一杯,等Eddie出现,我们就上前逮捕他。Ok?”

“Ok”

他观察到的可不是那样,Blair的心跳节奏加快,很明显为这次行动感觉到兴奋,Jim蹙了下鼻子,看起来他的搭档正为了进Gay吧做任务激动不已。

交出进场暗语和入场费,他们很顺利地过了门口保镖的关,这间地下Gay吧已经开始它的夜生活,变换灯光下昏暗的舞池有不少身体贴紧交缠共舞,和一般的酒吧没什么区别,除了他们都是性别相同的男男女女。Blair的嘴暂时合不拢,他跟在Jim身后穿过舞池,一些男人赤裸的手臂有意无意贴到他身上,各种香水和体味混杂在一起,Blair皱起眉看向自家哨兵,Jim身上浅淡的肥皂香完全隐没在这个浑浊的地方。Jim好像完全不被这个场地影响,突然在原地朝着四周看看,勉强站住脚的Blair被后方不知道是谁推碰了一下,没站稳地撞上Jim的后背。高个子警探收起视线投向他的搭档,Blair双手扒在他的腰上用来稳住身体。

“你还好吗?Chief?”Jim伸手把摇着头的Blair半揽到怀里隔开旁边跟着跳舞调情的人群和好几个偷偷瞄着Blair的人,手握紧Blair的肩膀把他推到身前,慢慢地带着走到吧台旁边。

酒吧音乐并非节奏强烈的类型,反而柔和暧昧,走出舞池之后环境相对而言安静些许。Blair才得以观察人群,他刚才在舞池中并不能有很好的视野,他正式考虑自己要不要买个增高鞋垫。

“他在这里吗?”Blair坐在椅子上半转,目光从人群收回,放到吧台的菜单上。

“还没来。”Jim来回仔细地分辨人群中和嫌疑犯目标吻合的潜在受害者,锁定几个,确认与嫌疑犯体征相似的人还没有出现,他才回答Blair的问题。

“所以……”Blair双手握合在一起,用那种‘你有一些我感兴趣的事’的好奇眼神看着他。

Jim脑子里冒出几个对他疑问的猜测,出于他的职业习惯和个人性格,他不会贸然接上一个没有问出口的问题:“什么?”

他们要了两杯鸡尾酒,Jim一边手肘撑着吧台,半转身留意着舞池。

“你看起来很熟悉这种地方……我是说,这类型的酒吧。”Jim看起来完全没有被周围同性之间的亲密举动影响,好像他在的是一个普通的异性恋酒吧一样。Blair小嘬一口蓝色的鸡尾酒,他发现对面卡座有一两个人往他方向看过来,不知道是看他还是Jim。

“天才,你想到什么合理解释吗?”Jim看向他的眼神里带着笑意,好吧,他真的在微笑,Blair总觉得Jim那样笑的时候就是准备要看他发表自己的长篇大论,大部分时候Blair觉得他说的推论在Jim听来都是胡说八道,‘我就看着你闹,小孩’的眼神其实挺鼓励Blair,Jim并非真的不把他的话当一回事。

“你之前来过?”

“这个……没有。”

“那你怎么……”

“对这类酒吧没表现出好奇?”Jim抬起眉毛,额头皱出好几条杠杠:“我之前在扫黄组呆过,你记得吗?”

Blair睁大眼睛,Jim看了他好几秒,才得到反应:“噢噢,当然,当然,我还以为……没事。”Jim加深了笑意,不再追究搭档的想法。

“看样子他可能一时半会还没来,我们来得太早。”Blair快喝完那杯鸡尾酒,Jim凑到他耳边小声给他说着他推断的潜在受害者,快速地认准目标同时注意到频频看过来的人似乎已经放弃索求和他的眼神接触转移目标。

“你有什么好提议?”Jim把目标说清楚之后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在外待命的同事。

“我们来拼酒怎么样!输了的要完成对方提的一个惩罚。”

“我们正在工作,Sandburg。”Jim不认同这个消遣方式,这可能会影响到等会捉犯人的效率。

“那好,我们来猜猜下一个进场的人是男还是女。”

Jim有时候反思,自己是不是有点太宠这个Sandburg:“男。”

“女。”两个人盯着门口,新来的人掀开幕布的一瞬间,Jim放下他的鸡尾酒杯,挥手地喊来服务生拿来一大杯啤酒:“你输了,喝完这杯。”

“幸好我的酒量不错。”Blair毫不忸怩地拿起啤酒一灌而下,Jim大概知道Blair的酒量如何,这还不会影响到工作。

“你猜那个正过来的人是来向你搭讪,还是我?”Jim用眼神向Blair指了个方位。Blair嘴角翘起,声音在玻璃杯后显得含糊不清:“你。”

Jim挑了挑眉,转过身去正好对上走过来的人的视线,对方似乎没有想到Jim会察觉他的接近,准备好的说辞卡在喉咙里,脸憋的通红,心跳得Jim不用刻意去听都能听到。然后他礼貌地回绝那个男人跳舞的邀约,Blair已经转着眼睛开始想惩罚:“你在这随便找一个你看着感觉还不错的人亲吻他?”这是个坏主意,Blair把话说出口之后才意识到什么。Jim只是有点哭笑不得,双手搭在膝盖上手指尖对了几下,他往舞池里扫视一圈,停留在刚才向他搭讪的人身上,对方已经有了舞伴,他总不能刚拒绝完就走过去突然亲吻他。

Jim的视线在场内走了一圈,嫌疑犯还没出现,几位潜在受害者还愉快地与人交谈跳舞,有几个女性看起来是他的类型,可是这里是Gay吧。他得冒着引起混乱的危险去亲吻一名女性,那对他们的工作没有一点好处。

目光又落到Blair,在发现Jim看着他的时候他也收回在周边男女身上的视线,他在纠结要不要把惩罚更改一下,他不知道这样的要求是否会令Jim反感,在更年轻的时候Blair和一些大学同学走得比较近,他们之中也有同性恋,也跟过他们去Gay吧,这些玩笑式惩罚在他看来没什么,但对于Jim来说呢。Blair突然意识到他可能让他的朋友感觉到不舒服。

Jim下一秒就捧着他的脸吻了上来。

柔软的唇瓣轻轻互相厮磨几下,湿软有力的舌尖试探性地舔舐两圈他的嘴唇,Blair的双手反射性地握住Jim的手臂,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推开,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在回吻。Jim的舌头在他嘴里搅动,他在顺应节奏地和他缠在一起,苦涩的啤酒味道在两人的气息中传递,他从椅子上滑了下去站在地上,被另一个人紧紧搂在怀里,容身在他腿间,他的双手也滑向对方后背,消磨掉两人之间拥抱的空隙。

感觉太好了。

“wow ……Jim”相黏的嘴唇松开之后Blair发出悄声的惊叹,然后他笑了:“That's suck”

在Jim皱起眉要反驳之前Blair再一次吻上去,Blair变为主动方,舌尖温柔而坚定地搜刮对方的口腔,富有技巧性地绕起舌头吮吸和啃咬,Jim毫无章法的动作变得被动,在努力夺取主动权被轻松化解之后,懊恼地呻吟一声由着Blair去了。一切都是昏暗暧昧无界限的,人们在互相的肌肤上窃窃私语,没有人会多放一点注意力在他们身上,他们变得放松,慢慢融合在一起,Blair的舌尖挠着他的舌面惹起苏痒,Jim抽回舌头吮吸吻得湿润发红的下唇,Blair往后抽身的时候Jim还有点忍不住追过去。

“再猜一个怎么样?”

Blair喃喃着,Jim一直注视着他,他抬起脸看入对方眼里的时候几乎要溺死在那些复杂又纯粹的情感里。

Jim仿佛听到什么,有点茫然地移开视线,在舞池和卡座迅速扫视一圈,锁定到一个正搂着其中一个潜在受害者的人往门口走的人身上,Blair也很快锁定目标,两个人相视一眼默契地穿插过人群亮出身份追捕起那个看情况不对试图逃跑的嫌疑犯。

两个人完成任务坐到自己车上时,Blair仍保持沉默,Jim也不发一词,似乎在逃避,Blair先开的口:“你想谈谈‘那个’吗?”

Jim把车子停到一边,Blair往窗外看了眼,还没到家,他闭上嘴决定再也不提那件事。

“我猜,Simon是女的。”

什么?Blair还没反应过来,Jim就吻了上来,然后两个人嘴唇贴在一起笑成一团。


(感谢我家木言言关于blair吐槽吻技的可爱想法[笑倒]你的吻技就很好,我的小记者)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