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KDD

I like your blue eyes but more love them blind.

[The Sentinel]吃醋(短,HE)

关键字:吃醋

Blair捧着两纸袋食物进门,用脚关上门,沙发那边忽然冒出了个毛茸茸的黑脑袋,耳朵灵巧地抖了抖,蓝色的眸子盯着进门直接走向厨房的人,它起身把爪子搭在沙发背,张嘴似乎打了个呵欠,眼睛还是盯着在厨房走来走去到现在都没看过来的人。

它颇有耐心地等了差不多一刻钟,瞥了眼墙上的钟,年轻的男人折起袖子,把酱料倒入装着牛肉的碗里,用手指翻匀腌制。黑豹又等了几分钟,湿润的鼻头抽动几下,它跳下沙发悄无声息地钻到餐桌底下,阴影处露出一双闪着荧光的眼睛。Blair清洗了他的手,擦干,倒出面粉。倾斜身体去拿另一边的糖时,额角垂落的头发扫得他脸颊稍痒,它们被沾有面粉的手指顺势挽到耳后,也许他应该把头发扎起来,低下头分离蛋清那会,那缕头发又滑下来了。

黑豹在桌子底下枕着他的爪子,看他准备好一切,尾巴一扫一扫的甚是闲适。它的视线跟着在它面前来回走动的脚步,普通的拖鞋,遮住脚跟堆折的裤脚有些磨损,大概有十几个来回,它注意力从厨具磕碰的清响跑到Blair的裤脚,微抬起的爪子瞅准机会突然伸出拨拉几下,等他走到一头,拿了东西,又走回来,它又拨拉几下脚踝,前掌勉勉强强地捞住,裤脚停在了他的面前,黑豹可以靠得更近,用鼻尖蹭了蹭牛仔布料,龇出尖牙磨咬脚边的一小块。

Blair在桌子上切着水果丁,时不时偷吃一两粒,手上沾着沙拉酱舔舐。他歪着身体朝Jim房间的方向看,实际上他什么都看不到,也没有什么声音,他猜测Jim还没有醒。沾有沙拉酱的手垂下,黑豹带有倒刺的舌头卷了上去,Blair顺势挠了挠它下巴,黑豹享受地眯起眼睛,抬起头。

它抱住年轻男人的手臂,Blair蹲下身前臂贴着黑豹的侧颈抓挠颈毛,大猫对这个很是受用。它突然反应过来停下所有动作,睁着蓝眼睛可以说是目瞪口呆地看着Blair偷笑。

“看来你反应过来了。”Blair说话很轻,像哄小动物一样一下下薅黑豹缎子般的短毛,“对,嗯,对,我看得见你,有一段时间了。”

黑豹舔了嘴唇,它的舌头在Blair手臂上顺着舔,手毛被口水沾湿顺顺贴贴得令Blair哭笑不得,黑豹知道Blair能看见它之后更肆无忌惮。毛茸茸的脑袋强硬地挤进Blair的怀里,人类坐在地上了搂住这头大猫,接受它与野性不符合的亲吻,他甚至有点担心Jim的精神动物会不会把他的脖子咬断。黑豹仿佛无意于此,它眯着眼享受人类给他挠痒,不断用粗粝的舌头刮着Blair的脖子,那一层薄皮好似要被舔出血痕。

不可能纵容这头大豹子一直舔他吧,Blair顺抚强壮的背脊,黑豹晓得他意图,往后退回到他一直趴着看Blair的位置,这次更明目张胆。Blair抱着碗打着奶油,黑豹抱住他的小腿磨蹭着,他露出个恶意的笑容,赤裸的脚踩到了黑豹的嘴上,天,他突然有点怕,要是突然被咬了一口——噢……黑豹抱紧Blair的小腿不让他抽离,倒刺刮在脚底,酥痒得让单脚站立的Blair甚至靠不稳厨台。

“嘿!嘿!停下……停下!”Blair很小声地投降,他抱紧怀里装着奶油的碗,担忧地看眼Jim房间的方向,什么动静都没有。黑豹看出来Blair还有自己的事情,舔着爪子趴在一边让他继续忙。

快六点钟时Blair终于把一切准备好,他还点上两根蜡烛,开始清洗厨具。身后有个力度靠到他身上,黑爪子撑着厨台,黑豹立起身,脑袋放在Blair的肩上,爪子扒拉着Blair衣服,依存地搂住这个人类,它比Blair还要高,结实沉重的身体压他身上用鼻尖拱着卷发底下的脖子,舌头舔舐耳根,Blair讶异于Jim的精神动物居然这么粘他,好像他是猫薄荷似的。

Jim回家推开门一转身就见到了他的黑豹正趴在他家室友身上,粘得跟它长在上面似的。Blair还跟没事人一样洗着厨具,桌面上是今晚的晚餐,他还闻到香甜的蛋糕味。他还是不爽,黑豹的尾巴甩来甩去,转头像刚意识到它的哨兵恶狠狠地盯着它。

Blair也转过头去:“我以为你在家?”接着他想往Jim那边走,黑豹却挂在他身上限制了他的行动。动作的停顿令Jim起疑,他走到Blair身边,手臂穿到黑豹和Blair之间把人往自己怀里强势地搂过来,黑豹往后折了耳朵,沮丧地四肢落地用脑袋蹭Blair的腿,看起来可怜兮兮的,Jim则带着恼怒盯着那只精神动物,Blair因为Jim这种没由来的醋意几乎忍不住笑。

“我没在家。”哨兵瞪了黑豹几眼,看回Blair眼里时又是温柔暖和的,黑豹识趣地趴到桌子底下,Jim还得意地露出个胜利的微笑:“今天Simon让我去办点事。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Blair眼睛转了转视线落到桌子底下,Jim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睁着蓝眼睛瞅Blair的黑豹:“不差,我看见你的精神动物了,对此我有好几种解释。”

Jim的反应和黑豹一模一样,他睁大他的蓝眼睛目瞪口呆地盯着Blair,然后摸了摸下巴:“我想我有个好解释,吃完饭说。”

Blair拉开椅子坐下,Jim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下头和黑豹耳语了几句,黑豹突然就蹭了几下Blair裤脚恋恋不舍地上Jim的卧室去了。

“你和它说了什么?”Blair好奇地看着黑豹,Jim捧着他的脸扭到自己这边,让他视线转回来。

“没什么,告诉它胜者为王。”Jim笑得跟刚刚和黑豹打了一架折桂似的,Blair咬着叉子,决定吃完饭再探讨哨兵和精神动物的迷之联系。


(突然想起,于是暗戳戳给自己生日礼物,顺便出去买个蛋糕……)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