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KDD

I like your blue eyes but more love them blind.

[The Sentinel]森林深处(童话au,HE,p2)

山崖下望的城镇如他昨日刚见识般安静,里面已然人心惶惶杂乱一团,卫兵穿街过巷地搜查人类,国王病倒的消息传遍全城,动物们大多逗留在自己屋里,谈论,防备。城门口的大象们长鼻子交叉拦住试图出城的所有动物,“很抱歉,这是Bevis先生的命令。”Jim回身跑进森林寻找下去城镇的道路,苍劲有力的黑色长尾鞭打到他跑过的一棵树木上,击打落几十片树叶,动静引来一名卫兵,Jim弯腰躲藏到树木后,紧绷全身的肌肉伺机而动,他体内的兽性似乎被激发,巨大的力量迸发而出,那名卫兵措不及防被扇到在地晕死过去。Jim在一缕穿透层层树叶射到他眼睛的阳光下眯起眼,有一阵恍惚,被照射到的地方黑色的短毛密集排布,Jim无暇再估计自身变化,解下卫兵象征的项带和帽子穿戴在自己身上,腰间系着金属小酒壶,脱下所有属于人类的衣物叠放在一个小树洞内,赤身裸体地在自然中行走让他很不习惯,并为此难堪,他的身体已被缎子似得黑短毛覆盖,仍有几处显得稀疏,手脚已然是动物爪子的模样,Jim必须快步赶进城,在还来得及的时候把Blair救出来。大象们并没有拦住这位奇怪的卫兵,Jim跟在列队的末端大摇大摆地走入城中,守卫们生出一丝疑惑,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动物,黑色却是略微稀疏的皮毛,修长的手脚与鞭子似得长尾,面孔被帽子半遮看不真切,无法完全覆盖脸庞的地方露出丑陋的肉色肌肤。他大概患有疾病,守卫们这么想。

商店干净透彻的玻璃映照出一个奇怪的身影,手脚身躯皆修长,带有暗色斑纹的黑皮毛严密地覆盖全身,长尾柔韧地在身后轻甩出弧度,驻足观察那个身影,他拥有轮廓分明的脑袋,前突开分的大嘴,倒三角的黑色鼻子和长度合适的胡须,属于人类的钴蓝色眼睛紧紧盯着那一抹倒影,龇裂出尖齿。Jim不作一言地寻路向城堡前进,那位Bevis先生处处加以防备,城堡里的守卫却明显松懈,这增添了Jim的一分疑惑,国王重病,“危险的人类”在外面尚未逮捕,难道堡垒的守卫不应该更为森严?或者说,有人故意制造机会,让一些意外发生,Jim猜测出一个可能,假如“危险的人类”被逮捕,被压进城堡的途中“逃跑”,他以国王作胁迫,杀害国王,在Bevis先生伟大的指挥下击毙,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借口。Jim抚摸过看起来很昂贵的藏品,“危险的人类”现在就在城堡里。

城堡的另一头城墙上,一只体型庞大的变色龙俯瞰着正被拖行的伤痕累累的白狼,视线转向角落的一扇窗帘遮掩的窗户,嘴角露出狡黠的笑容,无论如何,那位人类都会到达这里,而国王,大限将至。

城堡是中世纪的建筑风格,低矮的穹顶和扶墙使得走廊显得空旷,地面的石板相当奇妙,细致的棕色纹路极其缓慢地变化,无规则地如嵌入石面的烟,随风塑型。Jim在走廊来回巧妙穿行,从小窗往外探头看去,成队卫兵在下方穿过中门进行巡逻。他尝试调动感官寻找国王所在的房间,他尚未能很好地掌握这个能力,卫兵整齐的步伐渐近,他躲在柱子后躲开,欠控制的尾巴随意一甩差点碰到一边的花瓶,Jim眼疾手快地抓住那条毛茸茸的尾巴后背贴紧墙壁,行过的卫兵似乎有人稍放缓速度犹豫地往这一边关注,Jim屏住呼吸,希望那些卫兵里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气味,城堡很空旷,却也混杂着非常多的气味,小声的催促,队伍行过,Jim蹑步转弯往卫兵离开的反方向前行,尽头有一扇大门,就是它了,Jim四下看了看,跑过去。

门没有锁,另一队卫兵即将到来之前Jim推门而进,轻轻合上这扇门。他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几声急促粗糙的呼吸在房间里响起,Jim警觉转过头房间呈现在他面前,床铺上帷幕半掩,床上有声音发出,简单但精致的家具讲究的摆放,蓝色天鹅绒的落地窗帘前摆放着一张办公桌,疾病的气味漂浮在这个昏暗房间的空气里,Jim把门掩紧,悄步谨慎地靠近房间中央的床,床头镶有几颗散发着浅光的夜明珠,浅白色的柔光洒落在陷在床榻中的野兽,白色长毛因为衰弱变得暗淡无光,整个兽仿佛一朵枯萎的大白牡丹,薄毯覆盖下的身躯稍动,Jim做好后退的准备却发现对方似乎只是很不舒服地在颤抖,喉咙发出那种粗糙垂死的呼吸。心脏的跳动在逐渐变弱变慢,Jim小心地掀开他的毯子,检查他的情况,死神在逼近这个房间,病气散发浓重几近死亡。Jim解下腰带上的酒壶,坐在床边半托起这个兽的头,加了花瓣的泉水流入被掰开的嘴。

“你让我喝了什么?”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兽的喉咙滚动而出,他缓慢睁开那双墨黑的眼睛,Jim拧上已经空掉的酒壶重新挂在腰间。

“感冒冲剂。”Jim扫了兽一眼,他明显好转许多,神情仍透露出倦态,心脏强壮平稳的节律打入Jim的耳中,看来的确有效,这个兽又活过来了。他在兽的指示下转动那几颗夜明珠,天花板突然亮起一圈柔光,Jim才看见一颗有篮球大小的夜明珠镶嵌在天花板散发出柔和的奇异光芒,房间仿佛降下一幕极光,现在他能清楚看到爬起来的兽是什么了,北极熊掀开被子,在床铺上站起来跳了两下,床配合地发出吱嘎的声响。“你最好再休息一会….”Jim按住他的肩膀,北极熊的爪子搭在Jim的手臂上制止他的行为。

“感谢你黑豹先生,你救了这个地方的国王,救了这座古老的城镇,顺便一说,我名为Alston。”北极熊伸出他的爪子,Jim尽量礼貌地稍低下头握上那只爪。

“Ellison”Jim简洁地报上自己的名字,难受地清了清喉咙,在人类世界接受勋章见过的大人物不少,倒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子的国王,Jim在某个任务里曾经保护过某个国家的皇室人员,救这些皇家屁股蛋于水深火热之中不是件陌生的事,但一位北极熊模样的国王还是件新鲜事,Jim还是第一次近距离面对一只北极熊,尽管他会说人话。Jim停顿了一下脑内发展的想法,会说人话才是整个事情里最是离奇的才对。他收回手,用最毕恭毕敬的态度向这位看起来和蔼可亲的国王提出请求:“尊敬的陛下”北极熊抬起手在空中摆了摆,让他省掉这一套“用普通的称呼就好,Ellison先生。”

Ok,Jim放松下装起来的严肃礼节,摊出双手:“我是那个昨天到来的人类,曾经的人类,这不是燃眉之急。”他给国王看他身上的皮毛:“我必须说明,我敢向任何神明发誓没有伤害过你的子民一分!而我的朋友,Blair Sandburg,被那位Bevis先生当成犯人捉起来,我想你大概可以看在我救了你的份上,请求你把我的朋友救下来,他并未犯任何罪过。”Jim的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声音低沉且嘶哑,他最后的请求仿佛是从砂纸上磨出来的声响,像电波受到干扰的电台。国王听罢沉吟了一会,Jim的尾巴在身后烦躁地乱摆,时间拖一秒,白狼都可能面临生命威胁。

“你这是燃眉之急,来,你跟我来我们先去把你的朋友救下来。Blair Sandburg,我听说过他,一位充满智慧又有活力的年轻白狼教授。”北极熊从床上下来,一爪捞过挂在墙上的披风和桌子上的王冠边走边穿戴。Jim反应利索地为他打开门,跟在旁边,国王挥手招过卫兵,忠心的卫兵们围上国王和Jim,其中有几个好奇地看着这位不知道那里冒出来的黑豹先生,国王扭过头考究地打量一番Jim:“你还能说话吗?”

黑豹张嘴低声嘶吼出短促的声音,国王轻叹口气摇着头,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抚:“Ellison先生,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我深感遗憾。远古时,我们这个国度拥有魔法,人类出生开始,他们就有相应的精神动物陪伴,他们亦可以变成动物的形态。”Jim默默想‘Blair和我说过。’他无法表达自己的意见,国王又看他一眼,“自从智慧在这片大地生起,战争便在每个阴暗的角落窝藏,借由欲望登上舞台。我们定是更为强大的,人类也不弱小,他们拥有极多人口与土地,我们曾与人类一些部落有过联姻,以换取和平。诞生的混血儿被成为哨兵,成为他们部落的守护者。血统的限制下,每个部落只会有一名哨兵诞生,他们拥有精神动物,拥有属于动物的感官与强健的体魄,却不会继承魔法,亦不会变成动物。”

“这片土地被下了诅咒,是人类巫师们搞的鬼。”北极熊的语气仍然相当平稳,Jim无法看出他对这事的态度,内心加了些防备。一名卫兵跑过来向国王报告Bevis先生下令处决白狼Sandburg,国王连忙指挥身边的卫兵赶去拦下刑场对白狼的处决:“当然这也是有因果的,Ellison先生,这是那个时代的恩怨。我们这里的儿童出生仍是人类的模样,无论他们的父母是什么种类的动物。看看这位狐狸先生,我见过他的妻子,是一条美丽动人的花蛇,他们的孩子……”国王的视线落到他身边看起来像是队长的狐狸身上,狐狸礼貌地颔首:“Dave是一只小狐猴。”

“是的,狐猴,非常的可爱。”北极熊看起来不慌不忙,Jim都快急得冒烟了,恨不得赶紧奔到刑场去,国王已经派去人手,他将这种急躁按耐下来,已经完全发不出声音的他只能静静地听着国王继续说着这片土地的事。“他们长到青春期,逐渐与他们的精神动物同化,无法自主控制自己的变化,曾经,我们是可以的。”这必定和Jim目前的情况有所关联:“诅咒之下,我们仍然拥有魔法。你原本是人类,Ellison先生,允许我大胆的猜测,你身体里有着我们远古时期的基因,这个地方的诅咒影响了你,而你并不拥有魔法,所以你将慢慢成为无法言语动物,而不是像我们一样保留着说话的能力。”他停顿了一下,连同脚步,认真地看向Jim:“或许不多时,你将无法直立行走,无法用人类的思维去思考,我很为你感觉到遗憾,而我可以做的,只有将你的朋友救下,送你离开这里,希望诅咒不会跟随你而去。”

Jim点点头,他们一行人走出一处弯拱的城门,中央一处圆形宽敞的地方筑起方形的处刑台,周围列着两排卫兵。白狼项颈箍着一条黑色的项圈,四肢被镣铐锁死,倒在处刑台中一动不动。矗立一旁的变色龙颜色从绿色稍微变为黄色:“我们应当处死这个叛徒!”他看见国王的到来抢先高声宣判:“他带来的人类招致祸害,导致国王病重,卫兵!将他拖上斩首台!”

“谁病重了?嗯?”北极熊国王像是看好戏似得笑了出声,卫兵们本来走上前去拖白狼的动作又停了下来,国王走上前去:“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看着你抢我的话吗?Bevis”

变色龙的颜色更往黄色变了变,走到跟前来,气焰被压下:“陛下,我已经给过白狼Sandburg机会供出人类的去向,他便可重获自由,可他不愿意配合,只能当做共犯处置。”国王没有理会Bevis的话,反是看向黑豹:“看来Sandburg真的很喜欢你。”Jim所有的关注力全集中在形态上的白狼,脸色阴沉走上前去,冲着靠近白狼的卫兵威胁性地低吼,他甚至开始无法长时间维持直立身体,四肢着地绕着倒在地上的白狼转了几圈,用鼻子推了推毫无生气的身体,更为愤怒地冲着试图靠近的人发出警告。

“你得让他们帮你,Ellison先生。”国王再次出声,他突然挥手怒喝:“捉起变色龙Bevis!”训练有素的卫兵们迅速围上正欲后退形态慌张又愤怒的变色龙,他反诘道:“陛下,我为您处死窝藏伤害子民的犯人的叛徒,是哪里犯了错吗?”

“这…没有。”国王语气温和得不像在责怪,北极熊要比变色龙更为高大强壮,他俯视这个曾经的宠臣:“Bevis,你觉得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吗?这个国王,如果你当得比我好,臣民爱戴你多过爱戴我,我自然拱手相让。”Alston背起双手后退几步:“但你处心积虑对我下毒夺位,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夺取这个国家,掌控这个拥有魔法的国度,你的野心昭然若揭。你已经完全变成黄色了,Bevis。”变色龙一惊,颜色往深里去,他开始转为橙色,混杂的深红色染上眼廓,眼神凶狠无比地瞪着这个揭露他野心的人。“如果你想要利用人类作为替罪羊,你应当更谨慎一点,人类是充满智慧的生物,不是你能摆弄的玩偶,你不应当小看他们的能力。”国王的视线飘向一边正守着解开枷锁的白狼的黑豹。黑豹感知到视线抬起头来,Bevis挣脱卫兵手持利刃冲向国王,Jim起身飞跃扑倒这个袭击者,毫不犹豫地咬断他的喉咙,国王制止上前的卫兵,等待黑豹冷静下来。

浓重的血腥味充斥口腔,利爪弹出撕破被捕获的猎物,黑豹抖了抖耳朵,听见远处有小声断续的呜咽又清醒过来几分。Jim头脑有些浑浑噩噩,没有任何人靠近他,他松开咬碎猎物的牙齿,狠狠地甩了甩脑袋向传来声音的那边望去,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自己的名字,他本来是个人类。布满血痕的白狼半睁开眼睛意识涣散地盯着某一个方向,力量没有因为他的短暂的苏醒回归,反而像是被笼罩在一个抽空机正抽着空气的大塑料袋里,空气和力量被不断夺走,他开始感觉到疲惫。一只黑色的大猫向他走过来,他分辨不清那是什么,思考能力彻底融化成奶昔,软绵绵的倒在他的伤口上,温暖又湿润,还带着不可避免的刺痛。他的身体被什么带起来,耳边传来温柔的吼声,身体又疼又累,他挣扎着作出一点回应,实际上他还没能再发出一声呜咽,又陷入更深的沉睡。

黑豹驮着白狼离开了刑场,国王站在Bevis的尸体旁边来回踱了会步,背过身去不再看这个他曾经信任的变色龙。“为他们召唤一本书吧。”北极熊向身边的一位卫兵礼貌地下达命令,Jim带着白狼的去向他不想要知道,这座森林的奥秘许多,他相信人类有他自己的想法,如果有本书,他们会更方便。国王稍侧过头,似乎想再看一眼地上的尸体,眼角瞥到一抹浅血,又惋惜地闭上眼,他还得处理其余的党羽。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