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KDD

I like your blue eyes but more love them blind.

[The Sentinel]森林深处(童话au,HE,p3完)

被召来的飞书围绕着前行的黑豹好几圈,黑豹才停下脚步,Jim强迫自己静下心,白狼的心脏隔着皮毛贴在他的身上,他能感觉到微弱的跳动,光是靠走他得花上更长的时间。飞书仿佛察觉Jim的愿望,摊开自己停在黑豹的掌前,黑豹抖抖耳朵,小心地背着白狼踩上那本延展自己面积的书,稳稳地腾起而飞,书知道他们要去哪里。浅草们似乎也相当担心白狼,他们努力窜长身体,试图往白狼身上靠,Jim背起耳朵冲他们低声吼几声,浅草们才稍微收敛地他们退出空间,不触碰到白狼身上的伤口进行移动非常困难,黑豹用鼻子拱拱奄奄一息的白狼,小心地叼住他后颈稍微完好的一片皮毛慢慢地拖到湖里。

他用兽型的前臂紧紧环住下沉的躯体,那非常的勉强,没有意识的白狼身体太沉,他抱紧那个身体,却一同沉入冰冷的湖水中。白狼掉出他的怀里,往更深沉落,磷光从他们的皮毛上散开,人类的肌肤逐渐显现,Jim重新获得他熟知的躯体,人类伸展开四肢在水中划动,即将被冰冷的黑暗吞没的Blair重回他的怀里,双双破出水中。

这还不够。已经变为人类躯体的白狼被湖水浸泡过后的伤痕更是触目惊心,鲜红深刻的爪痕翻出皮肉,往外流出的血被荡漾的湖水冲散,皮肤苍白得像是深冬的雪,冷得像万年的冰,心跳极其缓慢,即将滑向停止。Jim将Blair抱上岸,他的小酒壶里已经不剩一点混着花瓣的湖水,他在湖边寻找,那种嫩黄色的小花消失无踪。‘可遇不可求的花’Jim有些绝望地抬起头看向天空,树木摇曳着枝叶,沙沙作响。他要带着Blair去人类的世界,发达的医疗器械能够救活他。Jim红着眼睛扒起Blair的身体,让他靠进怀里,昨晚还是暖烘烘的身体因为失血过多现在已经变成寒冰,他却无能为力。

嫩黄色闪入他的眼中时,Jim一瞬间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小草们起伏泛起波浪引起Jim的注意,一朵嫩黄色的小花从几株小草的草尖飘落到Blair的怀里。Jim愣了一下,连忙捻起那朵花塞入Blair微张的嘴里,他的指尖在剧烈地颤抖,温柔地托着Blair的后颈,小声哄着:“吞下去,Blair,come on。”Blair完全没有反应,Jim用酒壶装了半满的湖水含了一口,低头对上那张无血色的嘴唇,水凉得让他的舌头发僵,传渡到Blair口中时便没有那么冷,他用舌头勾过那朵小花帮着嚼碎,用水浸泡着再喂回去。能流入Blair喉咙的湖水甚少,大部分的溢出嘴角。Jim调整了一下姿势,让Blair斜靠在他怀里仰起头,一点一点地喂过去。不断搓着Blair人类的手帮他回暖。这像是徒劳无用的。

一声轻轻的呜声提醒了Jim他的存在,一头与Blair极为相似的白狼站在Jim面前,他就是Blair,Jim突然意识到这个。他伸手去触碰那一头狼,手却穿了过去,‘这是Blair的灵魂吗?’白狼担忧地舔舐着昏死的Blair人类的脸逐渐融入他的身体,Jim的心脏在擂动,他抚摸着Blair被水沾湿的脸,体内萌发的一种兽性逐渐抽离,与那匹白狼交融在一起,他低头亲吻那张柔软又冰凉的双唇。

Blair迷糊地睁开眼时,最先看见的,就是Jim靠得太近的脸,嘴唇还有点迟钝发麻,柔软的触感依稀可感,他又闭上眼。Jim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端详怀里人的脸,Blair的心跳又开始跳动,恢复到正常的节奏,并且越来越快,他嘴角泛起个落下心头大石的微笑,允许他再装一会死。

湿气在森林里堆积起来,天空悠悠地飘落一滴雨,打在Blair的手背,他倏然睁开眼睛,像是被惊吓到,连带Jim也吓得一震。

“怎么了?”

Blair抬起手仔细观察那滴雨,零星的几滴相继落在他的脸和Jim的身上:“这是雨。”他作出结论,眸子闪烁着稀奇,Jim不明所以地蹙起眉:“你们这里的雨会有什么奇怪的魔法吗?”

“Jim”Blair仍然是那副稀奇又惊讶的模样,他看着Jim的眼睛好一会:“我们这里从来没有下过雨。”话音刚落,暴雨哗啦而下。

小草们惊恐万分地全部缩入土地里,过了好一会才冒出个小尖儿重新触碰这稀奇的雨水,两人赤身裸体地在暴雨里有点茫然无措,Blair身上的伤口已经痊愈,疼痛也已经消失,暴雨不留情面地浇淋在他们的身上,他们透过睫毛唰下的小水帘看到对方的赤裸的身体,Jim开始回想他到底把衣服藏到哪个树洞,Blair环住Jim的脖子,趁着他走神贴上嘴唇。那成功地唤回了Jim的注意力,不再去思考衣服的去向,身心投入到这个疯狂又亲密的吻里。

他们乘上那本书,回到Blair的家里,他们得先穿点衣服,城里不意外的陷入雨水降临这个神迹的狂喜中,几乎所有人冲出家门用身体承接雨露,从头到脚淋个通透。Blair有一些衣服Jim也能穿得上,他挑起眉看着另一件过大的衣服挂在Blair身上,走过去抱起这个小个子,小个子捧着他的脸又吻了上去。难以言喻的喜悦与温暖充满两个人的身体,似乎要融为一体。街上的喧闹更为热烈,甚至掺杂着尖叫与语无伦次的叫喊,他们分开相粘的嘴唇,当机立断冲出家门,阳光破开云层熏染漫天云彩,阳光如薄帘在这个城镇拉开,几乎所有的人民是人类的模样,不再是动物。Blair走到街道上,看着来回奔跑,抚摸自己脸庞和新躯体的邻居,玻璃橱窗照应出的人类模样让所有人惊讶又疑惑。还有个别的人还残留着耳朵或者尾巴,很快他们又失去了那些兽的器官。魔法仍保留着,Blair转过身看站在他家门口的Jim,他的脚边蹲坐着一匹白狼和一只黑豹,Jim的双手插着裤口袋,如和煦的风般温柔望着他。

“如你们所见,诅咒解除了。”Alston手捧着一本书,在卫兵的保护下走出城里来,他随手在小摊子里拿了个香蕉,放下金币自顾自地吃起来:“叛徒Bevis已被击毙,其党羽已经全部收监,食蚁兽先生的案子便是他们干的,我向你们承诺,必定严惩那群混蛋崽子。”他回过身一手搂过Blair的肩,Jim双手在口袋里收拳抿了抿唇走过去,听见国王朗声宣布:“向你们介绍,救了我并且破除了我们国度诅咒的英雄Jim Ellison,以及我们的新首相Blair Sandburg先生。”

这让Jim在掌声中绊了一下脚。Blair与他同样惊讶,Jim不会错过他脸上的惊喜,噢,能成为这个国度的新首相的确是富有挑战性且极具荣耀的,Jim吞下如针扎喉咙的话,Blair留在这里很好,他本来就属于这个地方。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呢,难不成Blair还会愿意跟他去人类的城市,他在这有家有朋友,现在得到国王的赏识,他能更好的研究他的学术。Jim在心里劝慰自己,动作迟疑地拍拍Blair的肩,白狼如果尾巴还可见,那必定是正欢快地甩着:“Jim!我…”

“我听见了,Chief。恭喜你。”怀着酸涩和欣慰祝贺Blair比想的还要难受,他想把这个亲吻了他好几次感觉很对的家伙牵回家,要离开的想法就令他打从心底的不情不愿。也许他可以留在这里,这个想法一瞬即过,他在Cascade有自己的职责和生活,像Blair在这里一样。“我想,我应该是时候离开。”他朝着Blair和国王点了下头,一名卫兵给他拿来他的猎枪,他重新背上,欲言又止地看了Blair几眼,转身朝城门走。国王和Blair,以及听闻Jim拯救他们国王的事迹后前来送别这位“破除诅咒的人类”,他们为他筑起云梯,送到通往森林的入口。Jim沉默着向他们挥别,视线故意躲开Blair的脸,转身迈步踩上巨树的盘踞的根。

一匹白狼跑到Jim的脚边垂下耳朵和尾巴沮丧地发出呜呜声,咬住他稍短的裤腿,不愿意放行,一头黑豹蹲坐在不远处看着他,起身蹑步靠近。Jim低头看了看白狼,认出那是Blair的白狼形态,但似乎不是真实的。黑豹走近,舔舐着蹭着他裤腿的白狼额头,长尾巴绕住Jim的腿,抬头看了眼Jim,跑向后方。Jim转过身,Blair一直看着他的视线无处躲藏,他似乎没有发现白狼就蹲在他的脚边,也没有发现黑豹走到他的跟前,所有人只是目送着Jim,以为他不舍,大家热情地向他挥手。黑豹直立起身体,用爪子抓挠几下Blair的腰,看向Jim的眼神里送着一种信息,Jim招了招手:“Sandburg,你过来一下。”被叫到名字的Blair,转过头向大家耸耸肩,国王意味深长地望着Blair,朝着Jim的方向摆了摆头:“去吧,Sandburg先生,我想Ellison先生有重要的事想和你说。”

“Jim?”Blair咧着笑容小跑到Jim的身边,抬起头看着他,Jim看着黑豹不紧不慢地跟着Blair的身后回来,和白狼往森林走了几步,回头向他示了一下意。Jim又看了看后面的国王和人们,国王偷偷笑着抬起眉毛,手掌稍微到小腹处向他动了几下手指与他告别。

于是他勾起安心的笑容,用能包容一切的目光看着他的Blair,拉起他的手拔腿就往森林跑。居民们在后面吵闹涌动,惊讶地大喊大笑。Blair也一边跑着一边放声大笑,Jim的笑容也未从嘴角掉落。阳光穿透森林在前方引领他们离去,Jim拉着Blair上云梯盘绕的大岩石,两人奔跑带起的风勾起Jim进入森林是绑在树枝上的布带,斑驳的阳光为他们铺撒前行的路,百灵鸟在树枝上歌唱,动物们停留在树上,草丛间看着这两位携夹快乐的人穿行过这片寂静的森林。直到他们上气不接下气,在Jim第一次见到白狼的地方将Blair揉入怀中气喘吁吁地接吻。直到

杂乱的人声打扰了他们:“这边看看。”几个人推开几根树枝往这边走,Jim牵着Blair回到他跟Simon扎营的地方,那里除了他们的两个帐篷,Simon,还有一堆穿着军服的人。

“老天啊!Jim!你到底去哪了?!”Simon扭头看到他找了两天的人,“我甚至叫来了支援!你他妈的在这座森林里面凭空消失了。”

Jim张了张嘴,他找不到一个好的解释:“我在…这座森林里迷了路。”

他的上司不相信地瞪着他,黝黑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和责怪,当然还有终于安心下来的放松,Simon翻了个白眼,视线落到小个子身上:“他是谁?哪来的?”

“这个我可以解释。”Jim手很自然地搭在Blair的肩上,完全不顾Simon盯着那只手的盯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Blair友好地伸出手:“你好,我是Blair Sandburg,是一名人类学家,在这边森林里住了一段时间。”Jim侧目向他挑了个眉,做了一下口型‘What?’

“Well,很明显Jim巧合地和我碰见了,我们俩找了好久的路才找到你们。”Blair眨着那双好看的蓝眼睛,表情甚是诚恳,Jim在一旁撅起嘴接受了这个说法,配合地点点头。Simon在他们之间来回看了几眼,满脸的不相信,他根本想象不到Jim经历了什么,或许他们以后会向Simon坦白这段遭遇,反正肯定不是现在。

“另外的,Simon,Sandburg是我的新搭档。”Jim拍拍Blair的肩,微笑着向Simon抛出个炸弹。

“什么?”必然的,boss一脸吃了什么消化不了的东西那样看着Jim,把他拉到一边做着口型用气音激动地质问:“你不能让一个随随便便的人当搭档!你脑子被熊啃了吗?”

“我以为我有权选择搭档?”Jim双手稍用力按在Simon的肩膀安抚他的朋友:“所以我选择Sandburg。”Simon见鬼似得回头看看那个看起来没长开的小个子,Blair瞅到他的视线,低头搓了搓鼻子偷笑,他听见了Jim的回答,那让他很是满足。跟着撤离的部队回去后,Blair在Simon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大咧咧地住进Jim的家,“见鬼!Jim,你居然允许他住进你的家?”

“他的生活习性的确很使我苦恼,Sandburg会把很多奇奇怪怪的草药堆满冰箱,还把家里味道弄得很奇怪。”Jim坐在Simon的办公桌上向他吐槽,Simon从文件后抬起眼睛定定地凝视不断嫌弃Blair的Jim,等到他的得力警探终于看过来,他向他郑重地翻了个白眼。

Alston国王翻开封锁在书房隔间的一本漂浮的书,他翻过一页,上面浮现出淡金色的文字记载着Jim和Blair在人类世界的故事,所有的文字出现一瞬又隐入这本古书之中,魔法国度的历史自因为两个种族的人再度结合破除诅咒后开展新的篇章,两位重要角色亦成为这一段历史的开端。

END


The Sentinel基地,群号码:496281563,敲门砖主角名字,新群略冷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