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KDD

I like your blue eyes but more love them blind.

[The Sentinel]Jim and Cat(12.28更新)

4

小猫被托着屁股拎起来,粉红色的小舌头舔舔嘴边,无辜地冲着Blair喵喵叫。

“怎么?你认识这小家伙?”Jim在切着东西,看见猫本来想一个箭步夺走丢柜子藏起来,举着刀就过来了。对上Blair惊恐的眼神,Jim才讪讪地放下刀。

“我保证不告诉别人你养猫,求你不要杀我!”

Jim委婉地翻了个白眼抓起他手上的猫,用手指指着它:“少给我乱跑。”他留意到Blair欲言又止:“不知道哪来的猫,昨天赖上我家。”

“我可能知道哪来的。”Blair指了指自己,“你朋友养的猫。”

Jim朝他挑了挑眉,没有反驳他,Blair收到Jim默认之后胆子就大起来。

“我上个月在垃圾堆捡到它,偷偷养了一个月,前天不见了!害我一层一层地找它,原来在这里。”Blair伸出手想把猫接回来,Jim仍然拿着猫一动不动盯着他,像是在考量他的话有多少可信,没多久他就败下阵来,喵喵叫的小混蛋重新回到Blair怀里。

Jim单纯有点不爽而已,他没等Blair摸几下毛就抢过猫放到地上,拉着Blair的手拖到厨房:“你得和我一起做晚餐,如果你想在这吃的话。”

“……我可以就吃我带过来的沙拉。”Blair指了指他的碗。

“天啊,这可是平安夜!”然后收到来自Jim的‘你他妈在开玩笑’的视线,安安份份地把剩下的半截胡萝卜切块。

“我知道是平安夜,”小声的嘟囔没有逃过Jim的耳朵,“你这也没有要过圣诞的氛围,还有这些该死的胡萝卜。”

“也许你应该把那个槲寄生挂在门上,就你刚才拿着的那个。”Jim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吓得Blair抖了抖,炉子打开,食物和调料依次放进去,他还没想到很多。

Blair才想起他本来拿着那东西,被他放在地上,猫咪正坐在它上面撕咬:“很不幸……Jim,你家唯一一点有点圣诞气息的东西刚才被我们的小淘气征服了。”

Jim似乎是发出一声笑,Blair没听真实,温馨的氛围在这个小隔间莫名其妙地钻出来,他站在一个今天才认识的人旁边切着菜,那个人在煮冒着香气的肉汤,他们的猫咪糟蹋了槲寄生,就这样了,没有别的人,或者别的什么。和Blair这么多年过的平安夜都有点不一样,没有吵架,没有老妈和老妈的某个男朋友,没有狂欢的朋友,不在异乡,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Jim双手捧走Blair切好的胡萝卜,手在他面前挥了挥,等到Blair看向他:“你还好吗?”

“我很好。”Blair单手撑在桌面,“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额……我觉得你可以帮我把那只猫从我们的晚餐旁赶开。”Jim瞄了眼他身后,Blair笑着跑到桌子另一边,几句认真的教导和猫叫不应该让Jim收不起笑容。


5

他们拥有一顿晚餐,一场餐后电影,Blair为他们做了甜点,Jim把录像带推入映像机时,香甜的气味从厨房方向飘来,优雅的,老旧的爵士在屏幕响起。

“什么电影?”

Blair的声音从厨房传来,Jim拿起遥控器把电影卡掉,蹲在柜子前翻找新的一盒替换上。

“我也不知道,同事给我的。”

频道重新调试,Jim看了屏幕快进好一会,确认新换的这一部应该不会出现烂俗的爱情戏码才按到重新播放,Blair正好拿着东西过来。

“天啦,你确定要在看这种镜头时候吃东西?”

电影里血液喷溅,反派狰狞地笑,Jim无动于衷地看着屏幕,嘴里送进一个曲奇,Blair吞咽了一下,凝重地手脚收起往后陷入沙发。

“你是害怕吗,Chief?”Jim用拇指擦去嘴角的饼干碎,吮了下,伸手拿了块新的。

“什么?我没有害怕。”


Blair挪动着变换坐姿。血腥的镜头消停了一会儿,变成了追逐,步步逼近的恐怖,主角视觉无法预料的前方,Blair随着音乐渐弱放轻自己的呼吸,Jim的心思从Blair问他话开始就没在电影上,他观察了一会嘴上说着不害怕但是把自己缩成防御姿态的Blair,朝着饼干碟皱眉头,手很不凑巧地拍在正紧张的Blair的大腿。

“哇啊啊啊啊!!!!……?!!”

Blair吓得在沙发上连滚带爬地翻到另一边,Jim则被突然尖叫起来的Blair吓得弹起来,右脚踩到地上,左脚正要落地,一团黄色小毛团窜了出来,他很勉强地找到一个落脚点却失去重心,狠狠地摔在桌子一边,手腕敲在桌子边缘。Jim发誓,他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6

真是倒霉。Jim握住手腕底部,疼痛地闷声哼哼,回过神的Blair越过沙发跑到Jim旁边扶他起来。

“你还好吧?”Blair看着被握住的手腕,脸上都是慌乱和歉意,刚才被惊吓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手腕扭到了。”Jim无奈地按压几下那处损伤,站起身,用下巴指了指楼上:“麻烦你帮我拿一下外套,在楼上,我的床上。钥匙在外套里,你摸一下,你会开车的对吧?”

Blair快步走上楼梯,帮Jim把外套拿下来,摸出钥匙:“我会开车。”

“那你得把我送去医院了。”Jim用脚趾踩着遥控器把电视关掉,猫咪蹭了蹭他的腿,跳上沙发:“我们得把它留在这里。”

“他。”

“什么?”Jim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在门边等着Blair给他开门,他用了一秒反应过来Blair说的是猫。

“小猫咪是个男生。”Blair给Jim穿上衣服,小心地避开Jim手腕的伤处,那里已经开始青紫,他更加的愧疚。

总而言之他们去了大医院急诊,Blair把情况说得很严重才有个护士来检查Jim的手腕,今天是平安夜,大家都放假了,为了让Jim的手腕得到好的医疗护理,Blair掏了钱包还额外花销了不少,Jim表示他可以自己付账并反复安慰他说这不是他的错。“你的钱包在家里,Jim,而且这应该我承担的。”Blair坚持下,Jim就让他去了,心里想着也许日后他能做些什么补偿。

他们走出医院门口那时雪花飘下,医院周围很安静,没有节日的氛围,他们的车驶上马路,偶尔有几个人在路边行走,醉醺醺的,或者戴着头饰圣诞帽,高声欢呼圣诞快乐,随意唱着友谊天长地久和圣诞歌,配上乱七八糟的和音。Jim看向车窗外,几片小雪花黏在车窗上,他注视了一段时间,反应过来时他发现他在看着的其实是车窗里Blair模糊不清的影子。Jim回头看了看开车的年轻人,Blair没有留意到副驾驶的人到底在看什么,他揉了揉冻得发红的鼻尖,Jim也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