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KDD

I like your blue eyes but more love them blind.

[The Sentinel]Jim and Cat(17.1.5号更新)

7

晚上回到家,Blair才想起他的猫还没要回来, 还有他的碗。第二天中午,他又去敲Jim的门,手刚敲了一下,门就猛地打开了。

“Jim!”

Jim单手整理着他的衣领,让开身让他进来:“拿的什么?”

“礼物。”Blair摇了摇手中的东西,Jim示意他放到桌子上,一边用脚拦住意图跑出门的猫咪。

“你要出去吗?”Blair看着他歪歪扭扭的衣领,放下礼物之后走到他面前双手拍拍他肩膀让他放松,Jim配合地低下头让Blair帮他理衣领。Jim眨了眨眼睛,他的侧脸贴在Blair的卷发上,他竟然一瞬间感觉到不合时宜的不好意思。

“好了。”

体温离他远去,Jim像被冻了一下那样背脊发栗。

“谢谢。”他摸了摸口袋,“局里有事,我得去一趟。”

“啊哈,犯罪不挑日子。”Blair听见有案子都兴奋起来了,Jim无奈的看着他,这的确是外行人第一次接触案子的反应,Jim可不高兴,他的休假泡汤了。

“走吧,Chief。”Jim揽了揽Blair的肩,把他推往门边。

“哦哦,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Blair更加兴奋了,一双眼睛满是期待,Jim嘴角微微上翘,看到这样的Blair给他说不出的愉悦。

“你要帮我开车。”Jim把钥匙抛给他,“不是追逐战的那种。”

Blair接着钥匙,挺直背:“Aye.”


8

“他是哪里来的?”Simon放下雪茄扫了眼在门口和办公室里的人聊天的Blair,Jim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Blair不知道和女警说什么说得很开心,他皱了皱眉头。“还有你的手怎么回事?”Simon看起来很不乐意他的警探休个假把手弄伤。

“那是我的搭档。”Jim还在看Blair,思考着要不要过去把他揪过来。

“我想你知道警局可不是什么动物园,Jim。”如果说有什么可以提现Simon对Ellison的信任,这就是,他不再过多地对Blair作出明显怀疑和戒心,但也不是说就让Jim为所欲为。

Jim看得出Simon不放心,说实话,他也是昨天才认识Blair,却对他没由来的信任,可能是因为他说话的语气或者他的气味,或者他的蓝眼睛,他仍对这个人存在戒心,却像一只被抚顺皮毛的猫,忍不住向他露出肚皮。

Blair看过来了,和正在谈话的女警打个招呼就往Jim走过来。

“你好,我是Blair Sandburg。”他拿不住主义要不要握手,他的手举到一半,Simon已经握住,眼睛透过玻璃镜片警惕地打量Blair,一点儿都没有要收敛的意思,Blair多少有点尴尬和压迫感。Jim及时地挡在了Blair面前:“好了,案子是什么,我可不希望好端端的一个假期被什么小案子打乱。”

“哼,你还期待有什么大案子吗?”Simon从一摞文件夹里面拿出一份文件,翻开调转递给Jim,Blair把头凑了过去。

“蛇毒?”两位警探不约而同看了眼发出声音的Blair:“50毫升的毒量足够把人杀死两次了,但是看伤口,不像毒蛇咬伤的。”

“嗯?你怎么知道?”Jim重新细看尸检报告,的确像Blair说的那样。

“一般毒蛇牙痕只有一到两个,便于把毒素注入血液,成年蛇一般不会注入大剂量毒液,幼年蛇更可能使用过量毒液。这个牙痕多了些,而且,看起来也不像小蛇咬的……嗯……赤链蛇?”那沓照片落到了Blair手上,他分析的和Jim手中的报告相差无几。

Simon向Jim使个眼色,让他把照片拿回去,案子文件怎能随便给别人看,Jim嘴角有些隐隐的笑意,抽回Blair手中的相片:“你是什么专业来着?”


9

“人类学教授。”

他收到两股视线,Blair经常见到这样诧异的视线,大部分是因为他过于年轻,一点儿都不像个教授,但他的确是。这下Jim想起Blair可能在哪见到过他了,上个月大学里发生一宗枪击案,他去了现场。

“你是怎么知道关于蛇的?”

“这其实也没什么,我以前写论文的时候有去过几个原始森林,住过一段时间。”

Jim挑起眉:“我能说你很令我惊讶吗?”他合上文件夹,拍了下Blair前胸。

“谢谢,我只知道这些而已。”Blair谦逊地低了低头,Simon快看不下去了,把两个人踹出去找案子资料。

“我应该有个假期!”Jim抱怨着走出走廊,Blair替他按下电梯按钮,撩一把耳边的头发,他不踮起脚没办法看到Jim手里文件夹里的资料。

“你可以从那些照片推理出凶手的身高体重特征职业吗?”

“我并不是福尔摩斯,Chief。”Jim很有耐心地叹口气,觉得Blair有些恼人,他不应该让他跟来的,等坐上副驾驶座,感觉更糟糕。

他们去咨询蛇类专家之后事情更混乱了,咬人的的确是赤链蛇,蛇和毒素不匹配,尸体上除了蛇牙印和腿上的一个针孔还有一些擦伤别无外伤,这案子的性质仍不算明朗,两人隐隐约约偏向谋杀,他们得出个猜想,有人假装用无毒蛇咬过被害人的脚之后再通过其他途径注入毒素,但他们还没有头绪是谁会做这样的事,具体怎么操作。

“他曾经有过皮下组织注射。”Jim对拿着热狗回来的Blair说话,自然地接过递过来的热狗咬一口,含糊不清地继续说:“他应该被蛇咬了之后自行注射了解药。”

“今天早上你有喂猫吗?”Blair燃起汽车,打着方向盘开出马路。

Jim似乎才想起这事,没受伤的手把文件放到他前方的控制台上,拉好安全带:“天……我忘了,先回去一趟。”

tbc


(The Sentinel基地,群号码:496281563,新群,人少,放飞自我地讨论吧,敲门砖主角名字)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