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KDD

I like your blue eyes but more love them blind.

无稽之谈(Diggle x Oliver)

Oliver不信任任何人,他从孤岛想办法回来以后,大家都心知肚明,Oliver Queen已经死在那场海难,回来的这个人,丢失了一大部分灵魂。Diggle拿一个已死的人毫无办法,他一次又一次轻巧地躲过他的耳目,千方百计逃离他的保护,好像他习惯与危险为伍,成为茁壮的雄鹰不再需要庇护。即使他的母亲Moira相信她的儿子还是以前的那个浪荡不羁无担待的草包富二代,需要一个实战经验丰富的退伍军人当保姆才能在星城这个虎穴存活。Diggle能敏锐地察觉同伴,Oliver的眼神里充满疲惫和愚蠢,之下掩藏着黑暗和冷酷,他在军队里很多好手眼中见到过那种嬉闹人生的慵懒,用以掩饰时时刻刻保持着的警惕,这样的人,身处在战争之中,他们必须战斗,为了什么豁命战斗。他睡在往昔温暖的床铺,拥抱熟悉的家人,仍然身处荒岛,“炼狱”在Oliver的身上。

Diggle看清这一切,比Oliver大几岁,这不是白长的。拒绝被谈及的过去造就Oliver现今的沉默,他甚至开始疲于伪装以前的自己,也拒绝任何人的帮助,时刻用伤痕累累来一次次证明那个他“变成了的人”,Diggle见过Oliver的本事,清楚他是一位强者,他相信他守护城市的决心,但他无法相信一个缄默不语的杀人犯。总有一天Oliver会和他说的,如果他再一次开始信任人。

Oliver的确说了,和Diggle,宣告他软化的态度,允许另一个人对他的行为指点,他们两个都很清楚,对于可谓顽固颇有控制欲的Oliver来说多难得。

事实上,Oliver对Diggle的信任比黑人搭档所以为的还要多不止一点。Oliver甚至觉得自己对Diggle过多依赖,甚至喜爱。见鬼。他们两个相处得很是自然,配合度相当高,在意见相阻时仍敬佩对方的伟大。Oliver偷偷视Diggle为良心,Diggle则将Oliver视为英雄。

他现在就在帮他的英雄进行缝合伤口,气恼的情绪一直徘徊在胸口,手上动作仍然利索仔细。兜帽阴影下的双眼如同准备偷奶酪的老鼠,小心翼翼地探究Diggle毫无变化的面部表情。绿色颜料被随意擦去,零星几点残留在眉间,Diggle剪掉缝合打结的线,工具被随意扔进工作桌上的小盘子里,不再把一丝一毫关注放在赤裸上身坐在工作桌上的Oliver,转向电脑进行操作。

在Diggle看来,Oliver那种探究的小眼神可以算得上可爱,真不敢相信他用这么个词形容绿箭侠,他认出来即使戴着兜帽,那双眼睛反倒像Oliver,一个倒向情感而非理智的Oliver,这让他看起来像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在为一些他做了得蠢事去试探在乎的人的反应,甚至因此担心会被疏离。他像站在洞口的松鼠观望接近他的人类,只要有一点不好苗头,他就会窜回洞穴。

Diggle低头叹了口气,手掌握拳捶在桌面支撑身体:“Oliver,我们得谈谈这个。”

“我还在想你到底要不要开口。”低沉的声音似乎有些犹豫,带着点不着调的语气,Oliver手指交拢塞进腿缝夹着。

这令年长者的视线扫向他,‘认真点’他用眼神这么说,Oliver抿了下嘴唇:“我大概猜得到你要说什么,Dig”

“哦,是吗?”Diggle又捶了一下桌面,转过身靠着桌边抱起手臂,“那么说你终于意识到了你的行为有多么愚蠢。Oliver,我是来这里当你的搭档,如果你觉得独自行动更适合你,那我没必要在这里。”

“我还不太习惯……有后援。”

“你应该习惯一下,你总得再相信某人,即使不是我,Laurel,或者谁。”

我信任你,Dig。

Oliver没有说出口,话在喉咙里翻滚几下吞咽回肚子。好似这不是个好时刻说这句话,Oliver从心底拒绝把这句话说出口,这很难,很难去承认一件事,即使他在内心深处百分之二百地确定或者同意它的存在。Diggle看得出Oliver有这个毛病——像仓鼠一样囤积心事。除非小仓鼠Oliver愿意分享,把他藏在脸颊里过量的东西吐出来,否则他还是得独自忍受疼痛,Diggle亦无从分担。

Oliver今天是笃定不会说出什么有用的事来,他坐在工作桌上摇晃他的双腿,Diggle很清楚Oliver转开视线的一瞬间又找到了另一套说辞来推脱他今天的所作所为。要劝服Diggle去相信终有一天Oliver会死在这种倔强之上一点都不困难。Oliver也不是孩子,“你不能再这样做了。”Diggle发现他拿Oliver一点办法都没有,他说出这句命令式的话时才发现自己的力量很薄弱,Oliver大可以依旧我行我素。

“好。”所以得到绿箭侠肯定的回答时Diggle忍不住笑出来,对于他来说,这的确有些可笑,他点着头,谁想到下一秒这小子会不会使诈,不过既然他都开始用他的信任进行赌博,他不妨把赌注加大。

接着Oliver抓住他的手,有点凉的手挽住他,他正好奇Oliver是不是对他的手有了什么意见时,他轻轻吻了一下他的手背。

“我保证。”

Diggle当机了一秒,没有抽回手,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假装这样是最正常不过了。两人默契地没有对刚才擦出边界的动作展开讨论,空气有些安静。

“你的保证有待考证。”

“无比欢迎。”Oliver咧开嘴笑,微凉的手还握着Diggle的,Diggle拢起手指,拇指来回轻擦对方的指节,轻哼一声当作回答。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