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KDD

I like your blue eyes but more love them blind.

[罚D]husband(不管,想吃糖)

Husband


Matt开始这样称呼Frank,那令得惩罚者一阵阵发冷,好像律师是带有恶意的,才故意用这样的称呼。


“或者你更愿意给人介绍你的时候用sweety?”

husband就很好。


惩罚者则不需要把Matt介绍给任何人,好像现在盯上律师的恶棍还不够多似的,在他们把主意打到Matt的头上之前惩罚者就能早个几步把人削掉。哼。


他们现在结婚了,天时地利人和,正好有个恶瘤组织被惩罚者盯上,但是行踪诡秘不好找,他需要一个“弱点”来假装被捉住。Matt则需要应付一宗对他来说有生命威胁的案子,他并不为意,但似乎有正道人物干涉,警察和夜魔侠都不能名正言顺地保护这名律师,正好,惩罚者出现了。他们结婚就是个意外了,那天天气有些阴沉,准备下暴雨,Frank说了一句“我和Maria结婚的那天可是个好天气”


“那你要换个天气结婚吗?我正好有空。”Matt站在门口,打开了一把黑色的伞。


噢……中间一些关于他们零零散散你追我赶的事可以填充一些空白,总之他们结婚了,很简单但严肃的仪式。


所以……


“这位是我的丈夫。”Matt对着上门来找他的Foggy介绍,一边给洗完澡套着衣服出来的Frank一碟果酱烤吐司。


“丈夫??!”很明显友人还在状态外,前一天还单身第二天冒出个丈夫中间的单身之夜你是一个人过了吗?Matt擅长控制人的情绪,不得不他为了Foggy目前一头雾水还有些恼怒的情绪感觉到恶作剧成功后的得意,他不是故意这样对他的朋友,所以他第一个就告诉了他的朋友,他有了一名丈夫。


“还是惩罚者!”可怜的Foggy一时半会是缓不过来的了,他看见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就担心下一秒脑袋会不会开个洞,但是被点到名的人只是嚼着口中几乎塞满的吐司,向他伸出手含糊地自我介绍:“Frank Castle”


“非常时期,你知道那些人会动用到什么势力,说实话,他们可以时刻吊销我的律师证,他们也干过这么几次,但是这次不一样,我不后退,为了把那个大公司的嘴脸撕破。”Matt嘴角扬开,最自信又得意的笑容,好像他真的可以以卵击石,Frank相信他可以,伸手揉了吧乱糟糟的金发亲一下那个嘴角蹭上点果酱,Matt从善如流地舔舔嘴角,Foggy坚决刚才的那个场面是幻觉。


“但是惩罚者??!”


“他可以保护我。私底下的。”Matt咬上Frank给他涂的蓝莓果酱吐司,他不可能暴露身份,毕竟夜魔侠这次被迫中立,要是干涉进入只会使案子更复杂。


“他有很多的仇家!”


“嗯哼”Frank舔着手指不予置否,Matt给他抽了两张纸巾。


“你这是把自己放到更危险的境地!”Foggy一脸怒其不争这下他搞不清楚Matt到底要做什么。


Frank和Matt很清楚他们什么事都不用干,麻烦事会自动找上门,然后他们就为对方解决掉,很公平,像这场婚姻。


“He is my husband. ”


他们交换了一个吻。


噢,Foggy彻底绝望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