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KDD

I like your blue eyes but more love them blind.

[罚D]和解(为什么要给自己发刀)

和解

如果这场婚姻如此嬉戏,因为一时冲动和双方的倔强无疾而终,那还挺适合这一对。

Frank没有回家,在凌晨的街头偶遇碰上,夜魔侠也没有去纠缠刚刚撂倒几个混蛋的惩罚者,他站在楼顶,面罩隐藏去他大部分的表情,惩罚者扛着枪仰头注视那张脸,直到打着远灯的汽车开近,强光妨碍他的视觉,一恍惚,那个人影已经潜入黑暗。

“我们得谈谈。”

夜魔侠丢下话,冷静得事不关己。

二十四小时不到,事态已经发展到无法控制,不管是主动提出离婚的Frank还是失望透顶随后签字的Matt,坐在桌子两侧的他们都是输家,桌面上静静躺着一份具有绝对法律效力的离婚协议,只需要上交到婚姻注销部门,他们关系到此为止。

真正面临失去时才会体会亲临的恐惧,Frank没有为自己的行为去辩解什么,他始终认为是Matt先对别人“移情别恋”,既然如此这段感情迟早有一天崩塌,他在这个家庭被别人拆散之前先下手为强,没有什么错误。既然最后都要失去,还不如趁早快刀斩乱麻。

而Matt,他还不清楚为什么Frank突然决定结束这段婚姻关系,作为天主教徒的他相信婚姻的神圣,如果Frank连交谈都吝啬,儿戏地提出离婚,实话说,Matt在生气。

他们仍然缄默不语,就让这场如同游戏的婚姻结束掉。Matt可以找到另外“保护”他的人,Frank也能另外找一个“弱点”。

他们不再表露出感情,好似这个房间内没有震惊和懊悔,也没有转变成痛苦的爱意。Matt离开了房间,和他的感官一样,他是敏感的,同时柔软得情感丰富,作为“恶魔”,他又是坚硬冷酷的行刑者,两者在争执,互相拉扯,扭曲事实。

落雷震动了地狱厨房,暴雨随降,律师凝滞住他的脚步,理智被暴雨刷落,剩下一腔空虚和痛楚。他在门前静静听着室内人同样飘忽的心跳无法离去,所有热烈的情感驱使他去撕裂过往的误会和矛盾,不分事情对错地把关系修正。他成为自己的辩护律师,搜刮回忆作为真凭实据去辩护这段感情存在的真实性。

那个人走了下楼,看见Matt站在门口未曾离去的身影,雨已经打湿他的裤脚和皮鞋。沉默化成巨兽呼吸令人窒息,他们需要谈谈,很不幸的是Frank不擅长开始话题,Matt仍被失望和恼怒拥抱,气氛开始莫名地僵持,陷入他们刻意营造的冷漠。

门前快速飙过一辆车,Matt向后退了一大步想要躲避开,正好撞入Frank的怀抱,惩罚者直接把人抱着转入门后,溅起的水撒在脚边。突然的接触好像出现转机,两个人依靠在一起,心跳好像又活过来了,他们无声又默契地吻向对方的唇,试探对方面具下的真实感受。

他们应该争吵或者打一架,在暴怒中彻底认识彼此不合适,而不是躲避着暴雨像失而复得地接吻。

这是将错就错的开端,Frank撕毁了那份离婚协议,他们会好好谈谈,无论用什么样的形式,他们会把对方折磨得筋疲力尽为止。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