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KDD

I like your blue eyes but more love them blind.

[罚D]谈话(假装pg13的nc17)

谈话(不知道会不会被和谐,丈夫还吐槽,难得跟我对一次肉,我还要写成pg13。难道要把我们的车开到大庭广众之下吗!?)


Matt极能忍受痛楚,他从失明获得超级敏感的感官之后,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学会重新适应不同物体的触感,普通的布料对于他来说如同砂纸,他套上那件面料洗得起毛球的t恤,敏感的皮肤被略微干硬的布料擦痛,他辨析出这是Frank的衣服,清洗过后上面还残留着Frank的气味和枪支的火药味。

雷雨一时半会停不下来,另一个落雷在窗外炸响的时候,Matt皱了皱眉,推开浴室门走出去。Frank只穿了一条内裤,躺在床上按着手机键盘,听见脚步声抬起头看了眼走进来的Matt,顺手把手机放下。

他们得谈谈,只是接吻没办法让事情就这样过去。Frank从善如流地搂住Matt,粗糙的手掌掀起衣服来回抚摸他的身体,布满老茧的手掌让Matt颤抖,他能感觉到异样的痒痛。这让他很不合时地想起他们的第一次体验,非常不合时。

“停下,我们得谈谈关于你提出离婚的事。”Matt尽可能让自己在这种抚摸下冷静,他绷住脸,尽可能严肃地提起话题:“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原因了吗?”

惩罚者的动作只是顿了一顿,大掌抓住Matt结实的臀部往自己身上拉,让Matt跨坐在他腰间。

“你和Parker,我听见了那天你们的交谈。”Frank好像被那天所见所闻再次触怒,手上的劲不自觉加重,Matt不得不保持这个很不舒服的姿势,腿环在他身后踩乱柔软的被子。

律师想起了前几天和Peter的会面,听闻Peter单身了之后,随口开的玩笑,如果知道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Matt才不会随口说出要泡Peter这样的话,他只是试图让好友觉得自己魅力未减,他并没有真的对好友产生兴趣。比起钟爱喋喋不休的蜘蛛侠,Matt还是更喜欢惩罚者的缄默。

但不是这次。

结果是因为吃醋才闹出一场风波,着实令人哭笑不得甚至有点气。

“那只是个玩笑,我以为生死也不能将我们分开。”Matt怒极反笑,脱口而出就是嘲讽,这次Frank的举动直径打自己的脸,信手将诺言随手抛弃还充分展现了他的不信任。Matt按着Frank肩头结实的肌肉,尝试支撑自己站起来。Frank甚是不悦,直接扣住Matt的腰转身欺压倒,像第一次那样。

“我会杀了你的。”平静的口吻毫不掩饰里面带有的威胁,“如果那是真的话。”

“我和你结婚了,记得吗?”好的,Matt僵硬着身体,尽力无视Frank对他身体正在进行的强行掌控,“如果你对我有所怀疑,也请你先把真相查明做决定。”他的语气变得生硬起来,Frank和他一样绷着脸,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温柔,更像是在拆卸自己的伴侣。

“我亲耳听见你说你对Parker感兴趣,是你先过的火。还记得我们结婚了?哼”

冷哼彻底惹怒了Matt,他开始挣扎,他不是每次都得迁就Frank这些不温柔的行为,但是Frank已经熟知他的身体,轻而易举让他的身体背叛他的想法。他只能报复性地抓紧Frank的后背,指甲深陷入皮层,徒劳地滚动喉结吞咽。

“那只是个玩笑。”

再三强调时尾音都在颤抖,即使是极能忍受疼痛的夜魔侠也差点疼得背过气去。这是Frank故意的,他用这种不容反抗的姿态表达自己的不满。同样恼怒的Matt不似第一次那么温顺地接受这一切,眼睛湿漉漉的渗出泪水,也开始小声地哽咽,他尽力抗拒这一切,不容许自己这一次沦陷。

“如果你不信任我,我们是该到此为止。”

Frank沉默着,剩下粗喘,用另一种方式宣泄,Matt咬紧牙承受一切,等待回答,他现在不怕事情变得更糟糕了。

“在你提出轻易向别人提出那样的建议之后,我不知道是否还能信任你。”

真是个混蛋。团在Matt胃里的情绪翻江倒海,他不再应答,只是随着对方毫不温柔的动作抽泣,他抬手拒绝Frank的吻。上帝啊,他第一次觉得疼痛难忍。

他们该冷静一下,Frank根本不给机会,尝试用更直接的方式去使Matt折服,宛如熔岩流淌过冰川。

“……god,我居然爱你。”

眼泪从徒劳睁开,并无神气的眼睛凝聚淌下,Frank迟疑了一下,才吻下那道泪痕。

“我爱你。”

他用低沉的嗓音那样说,他的心跳也是那么说,Matt好像听见了,好像没有。他现在不那么确定以后,除了几乎令他窒息的拥抱、疲惫和疼痛,他什么都没办法分辨出来。

他刚刚被Frank杀了。

评论

热度(13)